馬來西亞前政要:兩會聚焦民生福祉,體現中國特色治理之道

2022-03-13 14:55:38 來源:南海之聲 編輯:大仁

 

中國每年的“兩會” 令舉世矚目,也備受全球議論猜測,只因這已成為外方觀察并揣摩中國國情發展的一個窗口。

 

盡管外部勢力,尤其是美國及其一眾附庸盟國,從未間歇把中國標簽化、妖魔化,并稱之為“極權國家”。然而相較于歐美國家的議會,中國最高的立法機構不曾對他國的治理指手畫腳,更遑論動輒對他國作出針對性的立法。更值得它們深思的是,為何中國“兩會”聚焦的議題,盡是離不開本國民生的福祉。

 

馬來西亞前政要:兩會聚焦民生福祉,體現中國特色治理之道

 

2022年的“兩會”也不例外。盡管預判今年的發展所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必須爬坡過坎,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一方面既回顧過去一年(2021年),另一方面也明確且平實的闡述新年度( 2022年)的重點工作。

 

值此國際社會普遍聚焦于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指標,以及中方如何因應經濟下行壓力之際,我特對“糧食安全”和“綠色轉型”兩項獨感興趣。

 

糧食安全 未雨綢繆

 

針對“糧食安全”,最清楚不過的是中方未雨綢繆的布局。3月6日習近平主席就曾告誡稱,“糧食安全”不能有絲毫麻痹大意,也不要指望依靠國際市場來解決。

 

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引述習主席針對 “ 糧食安全” 的談話稱: “糧食必須堅持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要優化布局,穩口糧穩玉米,擴大豆擴油料,保證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 寥寥數語即已勾劃出中國在糧產保穩布局上的前瞻性。

 

2021年中國的糧食產量達標,達到1.37萬億斤,取得了“十八連豐”,創歷史新高。但由于同年中國的玉米價格上揚,儲備量低,以致玉米進口升高,進而使糧食進口也創下了歷史新高。

 

意識到“糧安” 問題不能全靠進口擺平,習主席在“兩會”提出“耕地保護”措施,是值得許多發展中國家仿效的。

 

中央要和地方簽訂耕地保護軍令狀,嚴格考核終身追責。通過強化土地流轉用途監管;推進撂荒利用地;遏制耕地非農化,基本農田非糧化,從而確保18億畝耕地實至名歸,其中10億畝建成高標準農田。這是從根本著手保護耕地的治理手段,也是量化耕地面積指標的依托基礎。

 

中方將之提升到國家安全層面,并在最高立法機構通過決議,足以體現中國治理的高瞻遠矚、居安思危。它強調“實現種業科技自立自強,種源自主可控”,是完全務實,并契合時宜的。

 

在確保“糧食安全”立足本土之余,中方不妨以本身已臻成熟的農業科技,作為推進農業合作的載體,進軍近鄰東南亞。畢竟, “糧食安全” 問題是全球未來面對的共同問題,攸關人類生存福祉。

 

東南亞國家大多得天獨厚,氣候土壤相宜,雖是以農立國,卻礙于治理短板,以致沃土荒廢,農產不彰。倘若輔以中國的農業技術與管理規劃,善用荒田原野,不但東道國的農業經濟可以有序的納上正軌,中外的合作體更可在互惠共嬴的基礎上,為中國在海外廣布糧倉。對中方而言,這是附加的糧食供應鏈,進可攻,退可守,其意義與進口糧食迥然不同。

 

畢竟,東南亞地處熱帶和亞熱帶,農產不受季節所限,品類與國內生產者有其互補性。況且,從戰略布局上來衡量,這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愿景高度契合。

 

綠色轉型 節能減碳

 

在“兩會” 中,總理的工作報告提及“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繼續下降” 的發展目標。

 

兩會期間,3月5日習主席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曾針對減碳節能說,“綠色轉型” 不能一蹴而成,要先立后破,而不能未立先破。要實現雙碳目標,必須立足國情,堅持穩中求進,不能急于求成,搞“運動式”降碳。

 

畢竟,中國的國情是“富煤、貧油、少氣”,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短期內難以根本改變。然而,中國對世界承諾的“雙碳目標”——2030年的“碳達峰” 與2060年的“碳中和”目標,卻驅使她不得不加速減少碳排放。

 

2021年7月16日啟動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制,正是中國爭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爭取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里程碑之一。

 

隨著2005年歐盟實現世界上第一個碳交易機制,碳排放權或所謂的“核證減排量(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 CER)”,即已成為碳交易市場的買賣“商品”。

 

碳排放權以每噸二氧化碳當量為計算單位。納入碳交易體系的企業每排放一噸溫室氣體(通常是二氧化碳),就需要有一個單位的碳排放配額。

 

相關的配額總量,由各國政府根據國際公約上承諾的減排目標制定,且隨時間推移而逐步降低。相關配額來自政府免費發放或拍賣,以及在碳市場向其他國家或企業購買。

 

近年來,中方憑其硬核科技,屢把沙漠變茂林,植樹成林的例子不勝枚舉。但處于高度發展和在短期內不能立馬改變能源結構的兩難中,中國的碳排放超過許可額度的機率是存在的。這意味著中方需向交易市場購買需要的額度。而境外廣袤面積的森林綠肺,尤其是熱帶雨林,正是當前碳交易的理想載體。

 

廣袤的熱帶雨林自然離不開近鄰東南亞,其中尤以婆羅洲為甚。中方若以此作為雙方合作的抓手,預料會加速建立起東南亞的綠色金融體系。對東道國而言,既可保全其固有的森林資源,又可讓國庫增添其收益。對中方來說,至為明顯的是,這可讓它更從容的“減碳”。

 

“節能減碳” 目前已是普世應對氣候變化的莊嚴承諾。中國的碳交易市場日趨成熟,若能早日完善化、國際化,并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召喚下,引領東盟共同建立綠色金融體系,相信屆時中國與東盟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不單會登上新的臺階,同時更會邁向多維發展。

 

今年議期幾天的“兩會”信息量大。它沒有西方民主議會披上“制衡”外衣的抬杠對峙,有的只是改進民生的國是協商。中外體制,各美其美。治理優劣,自在人心,端不是任何西方主導的國際輿論所能扭曲。

 

(本文作者:翁詩杰,馬來西亞前交通部長、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席)

久久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产欧产精品精品AI,教授大JI巴好好爽好深,免费看片免费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